遏制天价彩礼,应发挥基层党员干部作用

结婚是人生大事,对于很多家庭来说,也是家里最花钱的事。2016 年 11 月 28 日,中宣部、中央文明办召开会议,要求把反对铺张浪费、 反对婚丧大操大办作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。 2016 年 12 月 27 日,河南濮阳台前县下文件,对农村红白事标准进行了明确要求, 要求彩礼总数控制在 6 万元以内,不执行要被惩戒。

农村天价彩礼的形成,我认为主要受社会风气影响,与一段时间以来社会上出现的铺张浪费、 面子消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 社会风气属于道德建设范畴,这也意味着,指望一份文件就能解决农村天价彩礼问题,有些异想天开。 但问题也非无解,只是需要付出更多努力。

有人批评这份“农村彩礼指导标准”体现了权力扩张。 在我看来,指责有些言过其实。 当地出台标准是对彩礼进行指导和引导。 就实际功效来说,不能讲完全没用,若能起到一定的降温作用,也是功莫大焉。 在我看来,真正需要完善的地方有两处:一处是出台标准时,有关方面没有广泛征求民意。 所以,有声音质疑,把“彩礼总数控制在 6 万元以内”,有什么依据?如果有关方面充分征询民意,不仅能够解决这一疑问,还会让标准出台的过程成为凝聚共识的过程。

还有一处,就是对党员干部的要求不够。 基层党员干部应该努力成为现代意义上的乡贤。如果基层党员干部发挥了榜样作用,那么天价彩礼的现象也能减少。 对于普通村民只能引导,对于基层党员干部则可以提出更高要求。 如果这份“彩礼指导标准”,明确基层党员干部的责任担当,显然会发挥更大作用。

由此出发,可以说,这其实是一个乡村治理的大课题,只是农村天价彩礼显得更刺眼而已。 以遏制农村天价彩礼为突破口,激发乡村自治组织的力量,发挥基层党员干部的作用,引导村民自我管理,或许会带来一番新气象。

作者:毛建国

编辑:曼姝

0